您所在的位置>>首页>>文选

镶奇嵌秀话铺地2003-4-6

■何大明

  铺地,是一种铺于地面的园林小品。由于铺地“地位低下”,往往不容易为游人所瞩目。其实,小中见大,铺地和其它园林要素一样,同样源远流长,隽永其美,“铺叙”了园林文化的璀璨篇章。

  铺地分为室内铺地和室外铺地。室内铺地的滥觞,最早可追溯至春秋时期。吴王夫差为西施所筑的馆娃宫中,有一条响屧廊。相传“吴 王梓铺地,西子行则有声。”室外铺地主要用于园林。除了铺在厅堂等建筑前,更多筑于路径。岸畔崖间、花下林中、台沿堂侧,它们或盘山腰,或曲洞壑,或穷水 际,蜿蜒无尽通幽处。而那些色彩丰富,用砖、瓦、石等材料组成精美图案的“花街铺地”,更是其中的经典。其式样,更是洋洋大观。明代著名造园家计成所写的 《园冶》,对此有生动描述:“如路径盘蹊,长砌多般乱石。中庭或宜叠胜,近砌亦可回文,八角嵌方,选鹅子铺成蜀锦;层楼出步,就花梢琢拟秦台……”

  以鹅卵石为主的铺地,这些形似鹅蛋的天然石材,是太湖孕育出来的尤物。它们光润圆滑,具有阴柔之美的质感。但同时它们又坚固耐磨。具有阳刚之美的力度。细丝润卵石,雨中著花鞋的铺地,自然受到“云鬓金钗”们的青眯。“纤丽”之行始于足下,多么富有诗情画意。

  错落有致的卵石,缝隙间嵌有细泥,最宜绿苔碧草点缀。明代著名造园家对此情有独钟。《长物志》卷一《街径庭除》有记:“雨久生苔,自然古色。”但古人没料到的是:卵石铺地还有保健作用。双脚(赤足更佳)踩于卵石径上散步,可按摩足部有关穴位,起活血舒筋、清除疲劳之效。

  纯砖铺地常仄砌,图形开有人字、席纹、斗方、叠胜等。纯瓦铺地可利用其特有的弧度,砌成曲线优美的波浪式。以砖瓦为图案界线,镶以各式卵石可拼成多种几何 图形,如大角、攒六角、套六角,套六方、套八方等。以卵石与瓦混砌的图案有套钱、球门、芝花等。以砖瓦、石片、卵石混砌的有海棠、冰裂纹、十字灯景等。以 各种碎瓷片碎陶片为材料,辅以微型卵石,可以铺出各种有趣的动物、植物和器物图案。其暗红、灰白、青蓝等多种自然颜色的搭配,将铺地描绘成一幅多姿的彩色“地”图。对此,老外们还闹过笑话呢。由苏州古建公司援建的加拿大中山公园落成剪彩后,不少当地人居然脱鞋准备进园。因为,他们怕踩坏踩脏了那些精美的铺地。

  在苏州古典园林中,铺地的“俗 文化”现象也是一大特色。园主们为了讨口彩。运用谐音、双关等手法,给铺地赋予一种吉祥的象征。拙政园、网师园、留园,狮子林的铺地中,都有“五蝠捧寿” 图。五只蝙蝠,围住正中的一个“寿”字,喻意“五福捧寿”,象征着园主生活的美满长寿。留园的俗文化铺地,更是集大成者。蝙蝠、梅花鹿和仙鹤,寓意“福禄 寿”。而鹿、鹤、鱼这三种动物,则包涵了地面、天上和水中的一切生活空间,组成“禄寿有余”的意境。白鹭和莲花组合,象征着主人在科举中“一路(鹭)连 (莲)科(棵)”。一只花瓶内插三支戟,则意味着“平(瓶)升三级(戟)”。

  作为一种造园符号的铺地,特别是隽永的花街铺地,尽管不用刻刀,其实也是一种雕刻,一种别具一格的“地雕”。镶奇嵌秀,铺出园内一条条、一方方“风景这边独好”的艺术天地。